台灣光環境獎介紹

台灣光環境獎希望鼓勵政府與民間單位創造優秀的光環境。光環境不僅是在視覺欣賞上的表現,更是心靈的累積與文化的沉澱。期待多元而有內涵的燈光與照明設計,讓大眾能夠生活在舒適,健康的環境。

通過這個獎項,我們希望推廣技與藝的平衡表現,讓大眾認知光環境的重要性,進而帶動大環境的改善與進步。

 

 

北港朝天宮

以廟為燈 心誠則光

業主 | 財團法人北港朝天宮

執行團隊 | 厚德正庫有限公司

照明設計及施工 | 厚德正庫有限公司

建築設計及施工 | 多次翻修難以考究,近代由名匠江清露於1965年重修三川及正殿屋脊

 

文 / 轉載自中強光電文化藝術基金會出版之《有光》台灣光環境專書

雲林北港是讓人發思古幽情的地方。鎮上最老的媽祖廟朝天宮前一對石灰色青斗獅,從清朝咸豐年間起坐鎮廟口,靈活討喜的姿態至今沒變;觀音殿的龍柱一柱擎天,從乾隆年間便高聳矗立。穿過三川殿,踩著嘉慶年間鋪就的石階進入正殿,高高神龕裡,鎮殿媽、祖媽、二媽……慈悲俯望眾生,陽光從天井斜斜照落,氤氳縹緲的飛霧薰香一陣濃似一陣。

 

朝天宮是全臺三百多座媽祖廟的總廟,全國分靈數十處,香火遠播,連南非開普敦都有分廟。以朝天宮為中心,四周共延伸出八條老街,稱為「北港八街」,是北港早期街市發展的雛形。隨著周邊商圈日益繁榮,各式大樓愈蓋愈高、愈蓋愈密,總高度僅十來公尺的朝天宮經常隱沒在洶湧的香客遊客人潮裡。

 

朝天宮董事長蔡咏鍀搖搖頭:「北港有句話說『街尾不見廟』,意思就是說,從中山路那頭看過來,看不到這頭的朝天宮到底在哪裡。」

 

當百年古廟遇上現代設計

2017年臺灣燈會在雲林舉辦,做為燈區之一的朝天宮廟方決定不再每年都費錢費事製作新花燈,打算以另一種新思維,重新規劃朝天宮整體燈光照明,讓朝天宮重新「被看見」。「工程應該要有永續的思維嘛!要用15天還是15年?不能每次都是燈會那幾天才被點亮的臨時裝置。」蔡咏鍀說,傳統燈會辦一次拆一次,不管做得再美再好、花再多錢,活動過了就全部拆光丟棄,實在可惜,因此特地邀請照明大師周鍊南下討論,希望把朝天宮做成一個可以長久留存、自體發光的物體,就像一個「大花燈」那樣。

 

「跟我預想的風格不太合。」周鍊回憶,「但經過幾次深入討論,發現雙方『打造好的光環境』想法其實是一致的,因此促成了進一步的合作。」基於對朝天宮的崇仰依賴,長年來衍生出周邊腹地的商業生活空間及模式,居民、香客、遊客活動終年不絕,周邊商家也常營業到深夜,要整合整體空間的光環境,必須創造主題區域,由統一的光色整合活動空間。

 

周鍊強調:「創新是好事,但傳統的味道不能跑掉。」師承周鍊設計、後來接手朝天宮照明執行工作的厚德正庫燈光智庫創意總監賴文炎認為:「媽祖廟是臺灣人長久以來的心靈靠山,朝天宮是全年香火鼎盛的媽祖聖殿,虔誠信眾遍佈全臺甚至海外,怎麼能到了夜晚就不被看見?」他記得第一次到北港勘查現況時,果然如蔡咏鍀所言,由位於中山路末端糕餅老店日興堂的位置往朝天宮望去,可以看見中山路上熱鬧的商家招牌及照明燈光,朝天宮卻消失在這樣的喧囂之中。據他觀察,並非朝天宮燈光不夠亮,而是周邊商店、旅店、攤販、住家及往來車燈大量的日光及LED泛光燈鋒芒太亮,間接影響行人視覺,是造成夜間朝天宮「消失」的重要原因。

 

由三川殿進入廟內,眩光現象更強烈。「最明顯感受到的,不是朝天宮的建築之美,而是來自上方藻井照明的眩光。再深入內部,眩光更是無處不在。」雖然傳統照明方式打量了內殿空間,但當人們抬起頭,卻無法舒適、清晰地欣賞藻井及裝飾,等於這些最具歷史文化價值的一切,都被眩光淹沒了。「相信在適當的燈光配置下,能以自然溫柔的方式,再次呈現朝天宮的夜間之美,讓人們看到白天看不到的文物與體會不到的環境。」

 

建築因人而生,燈光也是

朝天宮屬國家二級古蹟,廟宇本體建築更是一根鐵釘也不用,完全以木榫嵌入而成,因此設備安裝方式也必須嚴格遵循「不鑽孔、不挖洞」原則,無法像一般建築那樣直接固定於建築本體。如何兼具古蹟保護與機能照明,成了照明設計工作的最大挑戰。

 

賴文炎表示,在建築外觀部分,要呈現悠久歷史與文化的朝天宮,並不是把廟照「亮」,而是充分表現建築外觀的「質」,「所謂『千年暗室,一光擊破』,但是發光絕不只有光。」團隊利用朝天宮周遭行政大樓、媽祖文化大樓、龍華富貴市及原設立的燈柱安裝照明設備,以遠處投射的方式,在朝天宮屋頂上創造出如月光灑落般的高光氛圍,焦點著重在極富藝術價值的琉璃屋瓦及屋簷的雕琢,讓建築藝術的精神在夜間也能盡情展現。內部則運用廟內原本便已安裝的支架,將新燈具安裝在原設立支架上,或用金屬束套綁定於建築,配合燈具型式,設計可使用金屬束套綁定的燈具支撐架,創造一個可供燈具安裝的空間,再將燈具固定於支撐架上,增加燈具安裝的彈性。整體空間以上下照射的線型燈呈現,向下打光的部分,使民眾在不受眩光影響下,仍能安全地在空間內移動,向上打光則呈現朝天宮內部建築之美,使精美的建築細節能完整呈現在民眾眼前,整體燈光環境沉穩而內斂。

 

「建築因人而生,燈光也是。」賴文炎強調,光不是技術的競逐,而是理念的展現。朝天宮照明設計最終目的在於,確保出入廟宇的使用者在動線上明亮且安全,並且沒有過度的燈光,維持廟宇寧靜且莊嚴的氛圍。除了符合空間需求的照度計算,也更注重使用者在空間中的感受。例如為了阻絕廟內因長年焚香產生大量粉塵影響燈具壽命,特地將驅動式燈具換成密閉式;廟內經常有誦經團進行誦念,團員多為高齡長者,視力普遍不佳,因此原本頂部燈光雖然太亮、但也不可完全減除,而是改以提供柔和的向下燈光,讓阿公阿嬤們能在看得見又自然不刺眼的燈光下進行誦念。

 

為避免新設的光線造成附近居民的光害,以及硬體設施可能妨礙交通與原有的空間使用,照明燈具的架設位置、角度與燈具選擇,都經過縝密的檢討與繁複的調整。「一切一切,都是為了保護古蹟並尊重居民生活環境不因安裝燈具而被破壞、所進行的設想。」

 

厚德正庫燈光智庫創意總監 賴文炎

 

保有過去,創造將來

以人為本的照明,須與日常活動緊密相關,環境、生活形式在變,照明也要隨之進化。團隊期望創造以朝天宮為主題的區域及活動空間,透過最細膩的光色,呈現朝天宮的獨特,也把神、人、空間之間的關係從白天延伸到夜晚,變得更加深長緊密。在廟裡,能安全、安靜、安心的進香、祝禱、沈思;在廟外,能舒適地散步,靜心仰望星月燈光交織下的朝天宮,原來這樣美。

 

看到朝天宮改造成功,很多宮廟也躍躍欲試。蔡咏鍀笑說,附近居民聽到這些燈光設施以後不會拆,眼睛都亮了!「大家都很高興。以前老是看不到廟,現在只要一過北港觀光大橋,遠遠就看到朝天宮像一盞古董花燈,矗立在老街圓環正中央,吸引更多人造訪,感覺好像每天都在辦燈會。」

 

這正是朝天宮照明設計的核心理念:要用光把朝天宮再一次介紹給雲林、介紹給臺灣、介紹給全世界。


關於北港朝天宮

明朝天啟元年(1621),鄭芝龍、顏思齊在北港登陸,踩出漢人移民來臺的第一步,但直到清朝同治13年(1874)爆發日軍侵臺的牡丹社事件,臺灣才被列入清朝版圖。北港當時為中國移民渡海來臺主要渡口,已是帆檣雲集的商港,經商致富的街民們,在清康熙33年(1694)興建了「天妃廟」,即朝天宮,俗稱北港媽祖廟或北港天后宮,是臺灣本島三百餘座媽祖廟中,歷史最悠久的媽祖廟,以精巧的建築細節與完整豐富的宗教祭儀著稱。

 

主祀天上聖母、鎮殿媽、湄洲媽祖、觀世音菩薩等,歷經多次重建,現貌為日治大正元年(1912)由大木匠陳應彬所建,為一座四進的縱深式殿宇,外觀巍峨堂皇,內部斗拱、藻井、樑架結構及木雕、石雕、剪黏、彩繪、裝飾、泥塑陶藝也都出自名匠之手,「無處不雕、無處不繪」,構造繁複、精緻典雅,公認是結合臺灣信仰文化與建築匠師手作藝術極具代表性的名作。

 

地址│雲林縣北港鎮中山路17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