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環境獎介紹

台灣光環境獎希望鼓勵政府與民間單位創造優秀的光環境。光環境不僅是在視覺欣賞上的表現,更是心靈的累積與文化的沉澱。期待多元而有內涵的燈光與照明設計,讓大眾能夠生活在舒適,健康的環境。

通過這個獎項,我們希望推廣技與藝的平衡表現,讓大眾認知光環境的重要性,進而帶動大環境的改善與進步。

 

 

臺灣總督府鐵道部廳舍

舊城門裡那道光

業主 | 國立臺灣博物館
照明設計 | 原碩照明設計有限公司
照明設計施工 | 原長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建築設計 | 1915年日籍建築師森山松之助設計
建築設計施工 | 1919年由高石組,1920年由祝吉組興建

 

文 / 轉載自中強光電文化藝術基金會出版之《有光》台灣光環境專書

清朝光緒10年冬(1884),在臺南、嘉義、鳳山、彰化、雲林、新竹、宜蘭、澎湖都已先後建城後, 工程期長達六年的臺北城終於也竣工了,這是清代最後官准興建的城池,也是臺灣眾城中,唯一以條形方石建築的長方形石城,共開五個城門與城外相通,各自連接當時最繁華的艋舺、大稻埕及新興的板橋,城內的市街、店舖、巡撫衙門及其他官方建設也相繼建造完成。

 

其中由機器局、臺北炮兵工廠擴張而成的臺灣總督府鐵道部辦公廳舍就位於北門對面,日治時期是管理臺灣鐵道的最高行政中區,大正8年(1919)落成以來,歷經日治、二戰、臺灣光復到2005年興建捷運、2013年古蹟修復拆除不保存者,至今留存十棟,其中包含八處法定文化資產,成為臺北舊城歷史的鮮活見證。

 

著眼大北門  古蹟亮起來

古蹟不死,只是凋零而已。即便鐵道部廳舍已於1992年被指定為三級古蹟,可惜由於外觀傾圮老舊,依舊少人聞問。直到2005年,臺灣博物館向臺鐵局提出合作意願,臺鐵局提供土地與建物,臺博館出資並負責古蹟修復與後續管理營運,鐵道部廳舍自此成為臺博館系統計畫一環。2015年,臺北市政府推動西區門戶計畫,在政府機構與專家學者的多次討論中,關於如何讓鐵道部廳舍建築呈現多層次古蹟風貌的想法,終於有了共識,那就是「光」,以點亮鐵道部廳舍建築的沿街面為範圍,豐富舊城夜貌,讓民眾看見鐵道部廳舍晝夜之間不同美感的呈現。

 

臺博館館長洪世佑提出設計原則與施工重點,那就是「以古蹟為本體,以光為輔助。」鐵道部的燈光計畫,強調在凸顯古蹟之美,因此必須採用低調、不突兀、不損害、不遮蔽古蹟的方式進行燈光設計,以最小的干擾和可逆式的工法,再經過文資審議通過才能施作。「工法限制比較多,過程比一般施工更複雜,但也充滿後人對古蹟尊重、保護的心意。」為慎重起見,臺博館特地敦聘薛琴、黃俊銘、黃士娟教授及張義震建築師提出專業建議與提醒,務必在執行設計時,時刻以古蹟保護為重。

 

設計團隊原碩照明設計負責人陳宇晃認為,鐵道部是古蹟,施作上有更多細節需要注意,除了照明方式需尊重古蹟、減少對結構的損害外,設計上更需配合市政府的整體西區計畫規範。由於北門、臺北郵局、鐵道部廳舍地理位置緊鄰,他考量的是整個大北門區域的照明環境,三幢建物的光設計彼此不干擾且相互包容協調,顯得格外重要:「燈光的目的不僅為彰顯本體建築特色,更需要將周圍古蹟群的夜視覺一併考量進去。如何讓鐵道部廳舍展現自身優雅風采的同時顧及周邊市容的整體規劃,是光設計者的一大挑戰。」

 

原碩照明設計負責人 陳宇晃

 

遠看近看,各有其美

建築是城市的人文地景,建築背後的故事串連起一頁頁發展史,宛如一道道通往歷史的長河。當時團隊腦海中描繪了一個充滿歷史感且無比浪漫的畫面:北門曾是進出臺北城的必要通道,走進北門,站在城下拱門內看出去的鐵道部,就是一幅鮮活生動的歷史圖畫。「透過光,更可以把不同建築的歷史文化情感連結起來!」照明專家周鍊有句名言:「做照明跟做人一樣,要多替別人著想。」因此,雖是鐵道部廳舍的照明設計,但要多替北門想、替臺北郵局想、替來參觀的每個人想;北門最亮,鐵道部和臺北郵局其次,人人都是主角,但無須個個濃妝爭豔。

 

廳舍內部原本已設有吸頂燈,團隊決定取下不用,以減少干擾,再將原本的燈具管線拿來二次使用,不再增設管線,燈具以「見光不見燈」的隱藏手法裝置,以夾具、置重等方式固定,以最少固定點為考量,以降低古蹟建物的負擔。考量從日落到天色全黑,光在不同時段應規劃出不同燈光設計;而且入夜之後,人要休息,建築也要休息,平日和假日也應有不同,團隊決定採用低調多層次燈光設計,打造符合人性化的公共建設,展現鐵道部古蹟風貌建築的豐富表情,讓整個區域的光環境一起美好。

 

光影自然交錯  帶出建築層層深度

「光不是只用看的,更是讓人親身體驗、深刻感受的。」他強調,亮燈,絕不是簡單裝設燈具、打亮建築外觀就好。「早期的建築物沒有太多人工照明,回溯這樣的歷史記憶,鐵道部廳舍應該呈現自然的光感,宛如外面是自然的月光灑落、屋裡點燈氛圍的情境。」他以「上比下亮,內比外亮」原則,讓立面的光、廊道的光、屋內的光自然交錯,帶出建築物的層層深度,讓嚴肅的公部門廳舍在夜裡顯得溫柔典雅,讓人不被吸引也難。正式點燈後,很快吸引了民眾的注意,讚嘆之餘紛紛表示:這麼美的夜間照明,跟總統府或日本東京車站比起來也不遑多讓!

 

洪世佑表示,光的目的在於凸顯主角,要讓大家看到真正的本體之美,而不是氾濫使用、反而形成災害;臺博館的定位是「自然史博物館」,核心精神是關懷生物的多樣性以及地球永續,燈光設計不能只考慮到人和物的需求,還要考慮到生物、動物、植物至周邊環境的休息時間,「環保、節能、綠能都必須一併列入考量。」他說。考慮降低電費及提高養護的便利性,團隊將新的技術及思維導入既有的歷史建築中,除了規劃電腦智能管理系統、無須人工開燈之外,更利用萬年曆設定每日開燈時間,光源採用市面上容易購買的LED-MR16燈種,目的是便於營運單位自行更換維修,降低電費及提高養護的便利性,照明設施才能可長可久,達到環保節能的目標。

 

鐵道部廳舍夜間照明設計以「光的設計非常樸素溫暖,可以凸顯古蹟之美」榮獲中強光電文化藝術基金會所舉辦的首屆台灣光環境獎,洪世佑很欣慰,因為這正是臺博館環保綠能永續理念獲得共鳴的展現。陳宇晃則認為,台灣光環境獎將光環境設計融入生活,加深、加廣了大眾對於「光」在環境中的感知,感受到光在日常生活裡隱藏的價值,讓光的種子遍地生長。「好的光環境不需譁眾取寵,但一定要好看、耐看,然後慢慢變成人們生活的一部分。」設計者要看長、看遠,每天一點點做、慢慢做,效益就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大。

 

鐵道部廳舍如同一座百年展品,靜靜矗立臺北街頭,跟著整個都市的生活步調重新呼吸;也讓人循著光的導引,踏著建築的足跡追尋歷史,聽見夜晚廳舍的美妙樂章,領略臺北城那段美好舊時光。


關於臺灣總督府鐵道部廳舍

鐵道是國家重要的建設,早期南來北往的工業、農業、經濟、軍事,都倚賴鐵道運輸;在臺灣公路建設尚未全面完成前,搭上火車就能全島走一圈,島內火車移動經驗是很重要的全民記憶。1899年臺灣總督府設置鐵道部,成為日治時期主管鐵道的最高行政單位。1908年,西部縱貫鐵路通車,鐵道業務日漸繁忙,原有空間不敷使用,1919年新建完成今日所見的鐵道部建築。

 

鐵道部廳舍為磚木構造,外廊樓板採用鐵軌混凝土構造。正面以兩座塔樓塑造主要入口意象,一樓順著路口轉角設計圓弧造型,並於兩側各設三根古典柱式,二樓為雙柱支撐的兩米陽臺外廊,單斜屋頂上置大型老虎窗,一樓大廳以弧形天花板及柱列界定空間,由木作中央樓梯至二樓,室內多處天花板及牆面以灰泥雕塑裝飾,並採用臺灣少見的橢圓形天花板。日治時期的總督府鐵道部、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戰後的鐵委會、臺灣鐵路管理局都曾座落於此,1990年臺鐵局遷移至三鐵共構的臺北車站樓上,這棟建築方始閒置,1992年被指定為三級古蹟,隱藏在北門區域一隅,始終無人識得。直到2005年在臺博館與臺鐵局合作下,鐵道部廳舍成為臺博館系統計畫一環;翌年文建會將鐵道部改指定為國定古蹟,同時將食堂、八角樓、電源室、工務室、防空洞等處納入古蹟範圍,啟動調查、修復,鐵道部廳舍的修復活化從此逐步開展。

 

地址│臺北市大同區延平北路一段 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