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環境獎介紹

台灣光環境獎希望鼓勵政府與民間單位創造優秀的光環境。光環境不僅是在視覺欣賞上的表現,更是心靈的累積與文化的沉澱。期待多元而有內涵的燈光與照明設計,讓大眾能夠生活在舒適,健康的環境。

通過這個獎項,我們希望推廣技與藝的平衡表現,讓大眾認知光環境的重要性,進而帶動大環境的改善與進步。

 

 

評審說光

 

評審團主席 周  鍊

 

光創造萬物,更是人類存活的重要元素之ㄧ。古人依天光生活,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隨著人造火的來臨,我們更自由的得到光亮,同時也獲得了熱量。油燈和蠟燭改變了日夜作息的時間及方式。而今,電光源給我們更多生活的可塑及自主性。光在我們生活中也產生了抽象的含義。光帶來光明,驅散黑暗,給予希望。光在生活的實用性之外,添加了無比的精神層面。我們體會到光能影響我們的生活品質。我們也感受到光的力量。我們開始調整,創造我們生存的光環境。光的視覺功能及心靈需求合而為一了。

 

讓光和我們的生活有正面的互動是中強光電基金會的宗旨,多年來沒有間斷地為此努力。2018 台灣光環境獎,本著這個宗旨邀請大家一起邁向更有深度的新階段,讓光使我們的生活過得更實在。光沒有好壞,沒有美醜。光能在夜間讓我們看得見,讓我們在夜間覺察,感受到周遭環境,建築的視覺性,公園的活動性,巷道的歸宿性。光更能激發我們的感知,讓我們體會到環境跟人的關係,跟群眾的關係,跟社區之間的關係。這就是光環境的特性及重要性。

 

這次的大獎本身是引導性,不是給大家看一個樣本。我們評審的要點是光與環境的關係、人際的關係、視覺跟心理上的聯繫,技術不是絕對的優先。


評審委員  李乾朗

 

光有時候會傷害人,因為太強,有時候光源又不夠。人對光有愛有恨,得靠建築設計當作中介。柯比意在印度設計的房子,遮陽板很多,它擋光,光不直接進入室內,是彈兩次再進去,因為有類似百葉的遮陽板,可調整。

 

我比較喜歡毓繡美術館地板上的那些燈,走路不能踢到、跌倒,它放在很關鍵的地方。光就是要放在關鍵的地方,不需要光的地方寧可暗,而不是到處都擺燈。


評審委員  林懷民

 

古人說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現代社會裡,我們好像喪失了夜晚,也喪失了安靜跟休息的時間。不管去到哪裡,燈都打得特別的亮,連馬路旁邊的路燈都很密,光線很強。光應該是適當就好。

 

我們已經有「噪音管制法」,希望將來也有「噪光管制法」。


評審委員  郭中端

 

鐵道部終於修好了,它的照明就是修舊如舊,是那個時代光的感覺。它不炫耀,但是看到那個光就會有這個聯想。

 

讓我很shock 的作品是哈瑪星。哈瑪星白天就是鐵路,跟周圍的環境說起來有點boring。可是晚上加入照明後,會讓人非常訝異:「啊!」線條跟光在這個空間演繹出來的這種「情」「景」,用言語沒有辦法來比喻。


評審委員  夏鑄九

 

我們生活環境的光線是太亮了、太多了、太炫目、以及混亂。這樣的光已經會傷害人、傷害環境、傷害動植物。我們需要對光做個統籌管理,而不是各自為政。光環境獎來得正是時候。

 

我覺得台北101 是進步了,是改善了,有人用了這個詞,這是很肯定的詞 — 它變得比較優雅一點。


評審委員  蔣  勳

 

現在已經證明,光的刺激和聲音的噪音,會讓都會裡的人變成非常的躁鬱。像巴黎,它把光壓低,晚上我喜歡走過羅浮宮到香榭麗舍大道。是商業區,可是它的光,基本上看不到光源,都是隱藏的,在雕像背後或隱藏在花叢,那些光都間接跟視覺發生關係。

 

希望中央單位從更高的層次,控制整個光的大環境。只做好一個建築,沒有用;鐵道部做得很不錯,可是旁邊的光干擾太大,希望下一步能夠往這個方向發展,如博愛特區,怎樣整體來做光的設計。


評審委員  薛  琴

 

鐵道部廳舍的建築有很多細節,很多是雕刻,很多不同的凹凸面,做燈光照明的時候,必須要把這些細節顯露出來,還有它採用了不同的材料,如紅磚、木頭或者屋頂的石板瓦,它有不同的質感,在燈光設計也必需要顯露出來。

 

101它改善後,不像過去那麼炫眼,它只是好像曖曖內含光,很溫潤的感覺。它尊重都市裡整個光環境,可以說是在都市裡現代建築所追求的主要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