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環境獎介紹

台灣光環境獎希望鼓勵政府與民間單位創造優秀的光環境。光環境不僅是在視覺欣賞上的表現,更是心靈的累積與文化的沉澱。期待多元而有內涵的燈光與照明設計,讓大眾能夠生活在舒適,健康的環境。

通過這個獎項,我們希望推廣技與藝的平衡表現,讓大眾認知光環境的重要性,進而帶動大環境的改善與進步。

 

 

光點.觀點04-

薛琴× 吳瑪悧: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

 

文 / 轉載自中強光電文化藝術基金會出版之《有光》台灣光環境專書

關於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

 

Q 以往參選光環境獎作品大多位於城市或特定建築,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是無邊界的天然戶外空間,在光環境評選上是否另有標準?

: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是個很特殊的案例,它是臺灣第一個獲得國際暗空協會(IDA)認證的據點,光是這樣的特殊性,就值得特別推薦。它是透過當地住民、天文社團與地方政府合作,進行光的管制、宣導及溝通,大家共同努力才達到的暗空環境,非常不容易!這也是一種反比手法,不是用設計、而用管制的方式來達到光環境效果,讓「不亮」成為光環境的主軸,很值得思考。

 

: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是臺灣第一座、亞洲第三座國際認證的暗空公園,可以從很多層面來探討。過去大家討論較多的是光的照明設計,這個案例卻是反其道而行,要去「遮光」,反而更能突顯出當地宇宙星空的美感,讓當地整體的暗空公園主體被看見,也更能感受浩瀚宇宙之感,這樣的光體驗,不是城市或是人造光的營造可以感受的。

 

為了通過申請認證,許多清境民宿業者積極響應,主動將燈泡換成500 流明3000K 色溫,或是各種遮光、減光行動,將光害降到最低,就是所謂「暗天不暗地」的處理,既能兼顧地面行動時的照明光線、又不會干擾到天空觀星環境,這樣的作法果然有所成效,對於臺灣光環境的營造也有所啟發。Q 在表現形式與設計概念上,是否能據實傳達整體環境的特色?

 

Q 在表現形式與設計概念上,是否能據實傳達整體環境的特色?

: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它不能單是一個評審的準則,不用拘泥於一種所謂的準則、數字,運用不同的燈光,結合各具特色表現的設計,就是光環境。在住宅區或自然環境中,所要的光環境就是不一樣的。它是結合很多深層的美感體驗,無法用尺寸、數據來評量。

 

我75 歲了,回想60 幾年前在臺中唸小學,下課後走在石頭路上,有路燈和星空相伴,溫暖寧靜,可惜現在都市中已經很少能感受這樣的情境了。

 

: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並非是由設計師打造的光環境案例,因此沒有所謂「表現形式」或「設計概念」。它透過關掉燈光、所看到暗空的環境主體,是一種光環境行動,不是一般人工照明設計所能比對評比的。

 

Q 您認為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在環境永續發展的概念方面表現如何?

:我們一直在講「永續」,一言以敝之,就是「不浪費資源」。我在印尼峇里島有個房子設計案,在設計花園照明時,希望有光線、又不希望裝很多燈具,最後就只安裝了一個有日光板充電的燈籠,白天時可以儲存太陽光電,晚上就亮幾個小時,既達到照明的效果,也不會浪費資源,這就是我說的永續。臺灣很多光環境很浪費,全天24 小時都開大瓦數燈光照亮,其實可以用自動控制、需要亮時才亮、不需要就關閉。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在照明上力求「零照度」,也是一種不浪費資源的表現。

 

: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因為不是創造或設計照明的光環境,而是減光,從結果來看,在當地政府和民間的配合之下,成為暗空、適合觀星的地方,建立了良善的光環境。

 

Q 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是否賦予光環境新穎的創意表現、彰顯光感新風貌?

:暗空公園的創意在於它不是普通燈光設計,而是用管制方式來達成暗空的目的。

 

: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的創意就在於,它提醒人思考對光的需求是用加法或是減法?現代很多工業化照明環境,但是否真的是我們所需要的?暗空公園的案例,提醒我們什麼才是「適當的光環境」?如果是在海上,我們會需要燈塔強烈的燈光指引,因為有安全上的需求,但臺灣很多公共空間在晚上時都太亮了,缺乏層次感,光環境也是美學素養的一部分,我們應該要重視。

 

Q 據您觀察,合歡山光改造前後對地方帶來何種影響?

:暗空公園的改造,最大的差別就是原本是看不到星星,改造後可以看到星空。它結合清境民宿業者及南投縣政府,營造出臺灣第一個國際認證的暗空公園,吸引很多天文愛好者前往觀星或是拍照,為地方創造出一個具國際層級的觀星景點。

 

:這個案例與其他作品很不同,改造前後的差異應該還是它變得更適合觀賞星空,從媒體看到很多在那裡拍出的天文星空美照,真的令人驚嘆星空之美!而人在這樣的環境中,更能體會天人合一的感受。

 

Q 您期盼透過光環境獎這樣的行動,為臺灣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台灣光環境獎主要目的是鼓勵,我希望能夠帶動公部門重視、再推廣到社區。我常到世界各地旅行,像歐洲的光環境就比較低調,街燈不會太亮,沒有光害。中國麗江的世界遺產原本感覺也很好,我第一次去時,晚上走在街道上只有一個街燈相伴,宛如回到古老的建築時空,那時還聽到一陣短笛聲,感覺很美。但過幾年再去,那裡已變得商業化,原本居民都離開,晚上燈光也變得五顏六色,滿可惜的。所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對中國提出警告,如果不加以改善,就會取消它的世界遺產資格。

 

其他國家對於燈光環境也有不錯的管制,像倫敦,招牌就規定不能使用直接光,臺灣也應該管制,尤其古蹟周遭,一般都只提到街道招牌,但都沒有提到燈光的管制,例如鐵道部廳舍改造後的光環境很棒,但如果被周遭市區的光線干擾的話,就很可惜。

 

據我觀察,臺灣光環境已經慢慢在進步,以前很多地方一定都要裝上亮亮的吊燈,現在已經減少了。一般大家都會注意「噪音」,但大多不會想到「噪光」,應該把光像一個大燈分散成10 個小燈,需要時用小燈就好。現在有些公共空間已經懂得「讓該亮的才亮」,就像在機艙內,每個座位有小燈,需要時再開。另外像馬路或是橋梁的照明,也應該考慮在橋的欄杆照亮就好,不需要高亮的水泥燈,汽車有車燈照明,也不用幾公尺就設一盞路燈。

 

臺灣還是缺少光環境的設計人才,應該要有相關制度來教育培養,避免人才斷層。像法國如果要修復古蹟,一定要有專業證照才能做,日本則要有大木匠師才有資格去做。希望透過光環境獎,可以吸引更多人投入光環境的改造。

 

:台灣光環境獎的推動很有意義,它讓大家有機會重視人與感光、或與光環境的關係,不同的作品案例,有各自對光環境的對話與體驗。但我們也要反思,不要太過度氾濫地去用「光」,把環境或建物照得五顏六色,我們可以透過去欣賞各種類型的優良光環境作品,慢慢薰陶,體會什麼是美好的光環境,這是未來我們學習的目標。


薛琴

現任文化部文化資產審議委員,依多年文資審查經驗來觀察臺灣的光環境,強調「光環境的主體不在光,而是環境」,有了光,才看得到主體,就如同觀賞藝術品,不是看藝術品周遭的燈光設計,而是感受藝術品如何透過燈光而凸顯出來。

 

他認為,美好的光環境應具備的第一要素是:了解環境。到底是為了展出畫作、雕刻或是為了人際交往、休閒,要先體察環境需要什麼才進行設計。再者,好的設計是看得到光,但不會看到燈具。現在很多光環境濫用七彩霓虹燈或LED 燈等,對環境就是一種破壞,有些流於俗豔,反而破壞環境或建築本身的美感。第三要看場合或用途來適當運用光設計。光環境是一種文化表現,有的光源可以強烈,如元旦、聖誕、跨年夜等節慶時,為了歡慶展演而設計,可以短暫運用,但若是長時間都是這種強烈、炫目的光環境,反而容易令人感到煩躁不舒服。


吳瑪悧

臺灣當代藝術家及國家文藝獎美術類得主吳瑪悧,目前為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跨領域藝術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2019 年受邀擔任第二屆台灣光環境獎的評審,長期關注生態環境議題,以藝術做為人文與自然的媒介,對於光環境也有細膩的觀察。她認為「光」是豐富世界、賦予人的視覺和感官與這個世界接觸的「媒材」,如何啟發人與生俱來對光感的認知及對光環境的體感經驗,是目前臺灣「光環境」生態藝術可以努力的方向。

 

「無論是加光或遮光,可以讓環境主體特色被看見,就是好光。」照明設計的本身再絢爛,如果不能讓人靜心觀賞和體驗環境或藝術創作,反客為主,就失去營造光環境的意義。她曾受邀參加諾曼第一場Party,當時的場地運用燭光及部分人造光,營造出溫暖又似潤物細無聲般的光環境,那種美好的感受,讓她至今難忘。